没有必要全网声讨任泽平之流

任泽平前两天发表了一篇主题为“央行多印2万亿鼓励80后生育,不要指望90后00后”的文章,此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。从全网讨论到底该不该印钱鼓励生娃、90后及00后到底能不能承担生育重任,到今天的任泽平微博被禁言。被禁言后网上又爆发了更激烈的讨任文章,当然这些文章基本上都是自媒体,大多数都是蹭热点,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。

网上讨伐任泽平的文章铺天盖地,但能说到点子上的寥寥无几,能对任泽平观点有针对性反驳的更是少之又少。不了解任泽平,没有看过他的观点,评论者本身不了解人口相关的经济学逻辑;对他的批判多集中在人格攻击,而非学术驳斥,这就是这两天网上反任文章的总体状态。

为什么要讨伐任泽平?导火索是他发布的2万亿鼓励生育言论,深层次是他是“自封的野鸡经济学家”,再深层次是他的鼓励生育言论可能是为资本代言,从而就牵出了学术动机问题。对于任泽平的很多经济学观点,尤其是印钱鼓励生育的人口理论我是反对的,但我并不赞同用全网声讨的方式解决学术分歧。既然网上大多数文章开题就写经济学家任泽平,那证明他们是认同任泽平的经济学家身份的;内文大多会写“他的经济观点”、“他的人口观点”等词语,这证明他们同时认可任泽平的观点在经济学范畴内,那么声讨者为什么不能以学术辩论的规则来击败任泽平?

今天我不想再说他们的经济观点,只是想说我们没有必要全网声讨任泽平之流,如果要否定他们的观点,那就用学术的方法击败他们,而不是用口水淹没他们。下面是我对于全网声讨这件事的看法,但并不是要为他们的言论及立场辩护。

经济学家到底能不能供职于商业公司?

任泽平从来都不是一个学者,他一直在为资本服务,这一点从他的履历中就能很清楚的看到。但为资本服务是否影响他成为一个经济学家?我认为这没有必然联系。全球看很多经济学家都在企业任职,包括很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都是如此。在商业公司任职并不是他们学术态度走偏的原罪,也不是我们声讨他们的充分条件。

任泽平之流到底是不是经济学家?

任泽平上一份工作是在恒大任首席经济学家,现在的工作是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,他的两份工作的头衔都是“首席经济学家”。那么商业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头衔到底是不是经济学家,是不是野鸡版的,经济学家头衔是否只能由权威部门给予,这是另一个问题,我也不想多说。但以任泽平在恒大1500万的年薪来说,在经济咨询这个领域绝对是国内顶尖的薪酬,这证明他被恒大认定为国内顶尖的经济学专业人士,至于是否能被公众认可,那是每个人的事了。

任泽平的人口理论到底对不对?我是持反对态度的

任泽平的人口理论是这次时间的导火索,但鼓励生育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在很多领域和地方已经开始实施了。所以鼓励生育本身并不是被声讨的原因,这次任泽平的错误在于直言建议央行多印2万亿鼓励生育和否认90后及00后的生育责任,这两个观点都是不负责任的言论。

学术观点的错误如何界定

任泽平这次的观点显然是错的,从全民声讨就能看的出来。但对于一种言论或观点正确与否的界定标准是什么,到底该由谁来界定,是公众、是专家、还是权威?由谁界定预示着适用什么标准,而不同的标准则隐含这不同的社会逻辑。到现在我在网上还没有看见一篇知名经济学家发言驳斥任泽平言论,可见专家还在矜持或不屑于和他争论,当然或许专家们也没有成熟的思路。

批判不等于反驳

现在网上对任泽平的声讨主要集中在自媒体和网民的批判中,但这只会让他噤声,并不能消除他的错误言论。错误的观点只有让公众充分理解其错误之后才能主动摒弃之,而暂时的失声只预示着这种言论会在不久卷土重来,到时可能是王泽平、李泽平、张泽平等。我很期待有学术权威站出来掷地有声的驳斥这种言论。

知识是最好的批判工具

建国前我国民众普遍很迷信,但到现在迷信行为已经很少见,原因就是国家通过不断的科学教育让民众有了正确的认知。这一方法也同样适用于经济观点,如果公众容易误信迷惑性经济言论,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像普及科学知识一样普及经济学知识,让公众有基本的分辨能力。

任泽平只是一个民间经济学家,其言论可能有较强的目的性,这次的人口理论更是不负责任;但这些都不没有必要全网声讨他,尤其是以蹭热点为目的的自媒体。自媒体的声讨不仅不能让公众全面、准确的认知人口问题,还可能被引向新的错误,比如恒大目前的状况是任泽平导致的。

管理员 管理员

热门评论
:
该帖子评论已关闭
图片审查中...
编辑答案: 我的回答: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
x
x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