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你被让座了吗

人头攒动的公交车上,传来温馨的广播声:“请给有需要的乘客让个座”。虽然并不嘹亮,却直叫我心惊肉跳。

要在这激烈的车厢内谋取一席之地不是件容易的事,所谓久病成医,久坐公交车也能坐出经验,为此我总结出四项基本技能,以提高获座概率。一是心细,善于观察哪些人有下车的趋势,甚至要长期观察哪个人、哪种人通常在哪些站下车;二是眼明,迅速扫描各个可能占领的位置,并逐步向目标移动,直到包围得滴水不漏;三是耳聪,把守某个位置的同时,要注意聆听周围拎包、起身的动静,甚至包括各种谈话内容,以便分析出有价值的信息;四是手快,在苦苦守候的座位即将得手之际,绝不让他人有可趁之机。

然而,当你付出这大量努力之后,突然来一位“有需要”的乘客,情况就危急了。我们知道,所谓“有需要”的乘客,大多都是老人,暂且把他定义成老人吧。他老人家一来,无疑降低了我成功的概率,万一他又恰巧站我旁边,那概率就几乎降到零,假如我在微乎其微的概率中侥幸占到座,那么问题也来了。

让吧,实在舍不得;不让吧,又万分纠结。为避免类似状况发生,我同样有两手办法:一是尽量选择靠车尾、靠车窗的位置,把纠结留给前面的、靠走道的人;二是尽量看着窗外,或者装睡。有这两手,基本不用担心自己来之不易的座位了,也不用再纠结这位“老人”算不算老、有没有让的必要。

别着急指责我的冷漠无情,先来讨论两个问题:第一,老人们为什么要选择在客流高峰乘车?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呢?要是急为什么不提前点?要是不急为什么不推迟点?莫非是依仗自己的“老”,料定有人让座不成?就连我——一个犹如早晨10点钟的太阳的年轻人——也不会在节假日、甚至下班的时候选择人满为患的车,反正不赶时间,为了坐上座位我宁可多等几趟,为什么他们就不能?第二,老人们可以凭借丰富的皱纹博得他人的同情和照顾,年轻人怎么办?不是每个人的苦衷都能写在脸上,我曾经多次因为晕车导致神志模糊昏昏欲吐,扶着椅子几乎要往地下躺的时候,又有谁来怜悯?最后也只能中途默默下车,在站台上稍事休息后继续乘坐下一班罢了。

而所谓的让座道德,更是彻头彻尾的形式主义。我再没见过比公交车更加和谐的场所了,不但车内广播时刻地提醒人们“给有需要的乘客让个座”,而且人们也确实在主动甚至踊跃地给有需要的乘客让着座,一派“按需分配”的共产主义景象。试问,坐长途汽车、火车、轮船的时候,怎么没见人让呢?是因为没人提醒,还是因为没有先例?是因为票价太高不值当,还是因为行程太长不舍得?如果以金钱来决定是否让座,那你的道德又值几许?如果连你都觉得行程长撑不住,那“有需要”的乘客怎么撑呢?其实,“让座”只是冰山一角,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,有多少人在旅途奔波,开豪车的你是否愿载他一程?有多少人在街头露宿,住洋房的你是否愿借他一间?有多少人在天桥乞讨,赴盛宴的你是否愿分他一羹?相比之下,公交车上的老人实在算不上凄惨,为什么唯独对公交车上的“道德”如此关注?对公交车上的“缺德”如此愤慨?

如果说人生还算公平,那么苦难就是公平的,生活在这世界上,就注定要独自忍受世间的一切苦难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无论是奔波、露宿、乞讨还是挤公交,都是人生苦难的体现,它们并没有本质区别。作为个人,既然选择了生存,就必须学会默默承受;作为旁人,应该帮助公交车上的老人,更应该帮助真正“有需要”的人,而不是以双重标准对待公交车这种并不特殊的场合。

尽管我还是早上10点钟的太阳,但我已经很清楚等到下午5、6点钟的时候,一定不会像某些“有需要”的人一样,天天出去抛头露面,就是出去也不会选择高峰期,就是选择高峰期也会打个车,就是打不起车也会叫儿女帮个忙,就是不帮忙也会步行权当锻炼,实在走不动的话或许也会挤公交……这些都不行的话,基本可以告别世界了。

管理员 管理员

热门评论
:
该帖子评论已关闭
图片审查中...
编辑答案: 我的回答: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
x
x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